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狩】(05)【作者:kevin agreas】
【狩】(05)【作者:kevin agreas】
字数:301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一天前……

  人总是讨厌真实的,一如眼下明净的车窗如实反映了周就消瘦的面庞和右眉中间的缺角,故而他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脱出,喃喃低语道:「果然,忍不了吗?」
  摘下BEATS搁在肩上,身高不满一米七的矮子伸个懒腰,舒畅之余不着痕迹环视周围。从岛国人民的平均身高中稍微找回一些自尊后,他透过E5系隼号的窗外瞧见了月台上的站名——青森。

  等坐到北斗那边就不通车了,还得转大巴,估计明天早上能到札幌吧~ 车上的乘客也都……累了吗?

  整齐如足球场中球迷的人浪,车厢中的乘客们从头到尾一一垂头而眠,顶上的照明亦困乏地曹随萧规。

  鬼境……还是单凭灵力就达到了这个层次呢?迟迟不现身的原因是在观察我的反应吗?

  假意睡去的周就打开灵识,外松内紧地观察形势。

  吾好……梦中杀人!

  默然中惊悚话语刺穿了藏拙的帷幕,黑剑破空,直刺狩魔人的面门。

  剑上以魏体写着二字……倚天。

  借着车身过弯的颠簸,JOJO巧之又巧地闪开一击,脑袋软倒在旁边OL的胸上。

  纳……纳尼?!

  耍我……还是意外?

  式神听从主人的号令,自下而上挥出一记弧线,摁住OL手边调整靠背的按钮,稍微施加力道,两人顺势向后瘫倒,椅背砸在之后肥男的肚皮上,并未将沉湎梦境的他惊醒。

  敢玩我!

  果然锁定不了阳鬼的动作……他的灵识弱到这种程度……靠个半成品「孟德」,怎么可能搞定我呢?只是这一车人的安危比较麻烦……哎,如果对霓虹人我可以绝情到像国内那帮老B一样就好了~ 「阴阳师也分高下的哦~ 」

  悠悠站立,拍拍微酸的双腿,狩魔人自顾自地吐槽了起来:「现实可不像动漫世界,日语是通用语言。所以接下来我用中文说也好,你听不听得懂也罢……都是未知之数。培育式神,灌注灵力,固然短期内对战力提升有莫大帮助,可长期看于个人修行……坏处大大滴哟~ 」

  见试探并没有回应,周就的阳鬼在众人间借阳气穿行。

  「爱沐闹特啊扣乐!」

  鬼子英语果然叫人拙计,JOJO扭扭脖子,以还算流畅的日语哈气提议道:「算了,你不就是想叫我戒除武装、束手就擒、不然就撕票吗?」

  顶着孟德的催眠灵术,周就不曾停下对敌人本体的搜索——不在这三节车厢里。

  「好啊,我就……」

  解开上衣,扔出一束新鲜油墨的卷轴,只见轴承尚在空中孟德的剑便再度袭来,剑气一分为三,颇有纵横睥睨的霸气。

               三分天下

  上次那个女鬼残留的阴气就要在这里浪费了吗?妈耶,我还想留着当冰袋睡前敷一敷额头呢~ 卷轴蕴藏的磅礴寒意席卷厢身,甚至连昏迷乘客的咖啡被冻成块状。拍了拍凝霜冻结的式神盔甲,体察到了灵力连线的另一头方位,周就业已对这条杂鱼失去了兴趣,对方哪怕后续式神再多,失去了主攻手后也不能够再和阳鬼对抗。

  车顶上吗?不对,两个人?

  灵觉中流星陨落般降下一道身影,其凛然锐气至少不下于这个状态下的自己。
  麻烦了呀~ 吔?

  土黄斗笠下两条白色系带在喉咙下交汇,矮小身形拖长袈裟。

  奈良的伏魔师重出江湖?

  木屐踩着阴阳师的脑袋,为舒缓脚感扭动两下,和尚的锡杖毫不留情地砸在敌寇的后脑上。

  「秃驴,你可没把他砸死了吧~ 」

  葱指一扣下巴上的系带,解脱似地解下斗笠,蓬松头发下的美眸认真地凝视面前的天朝来客:「秃驴加奈一、巫女跌死!」

  洁白上衣、大红绯袴. 双马尾上、蕾丝蝴蝶。

  「这个COSPLAY打扮,你是花讽院请来的C91女郎吗?我们要不还是先解决另一个吧~ 」

  不管不顾周就的反应,京子拽下碍事的袈裟、扔在地上,在那之后是一个染血的巨大狗头。

  他另一个搭档招的犬神……

  三无巫女冷淡解释:「他本人之前被在下从车顶踹下去了……」

  「那在这之前你是……」

  「我把自己系在风筝上俯视,所以对这两个人的行动看得很清楚。」

  「我猜……那个老头嘴上说着不帮我,实际是他那边很早就被监视了。请乔庄的桔梗过来协助我一是尽故人之谊,二是布局待客吧~ 」

  「大概不错,只是别叫我的代号……周就先生。假使可以的话,花讽院京子是个不错的代称。」

  「这好像不合乎联盟的规矩。」

  「你去北海道不也是吗?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你吧,车顶上面还是太冷了。」
  顺手取过JOJO座位边的热饮,巫女十分熟练地占据了周就的位子闭眼歇息。

  文痞平生首次体会到无话可说是种什么感受,碍于京子小姐的美貌和援手,捂住发烫额头的他在「呀嘞呀嘞」抱怨中处理起了僵住的孟德和流血的狗头。
  宁做人头狗,别当狗头人啊。

  扫了一眼K头抢经验还安之若素的巫女,JOJO对这次的北海道之行多了几分信心。

  「亚洲分部的政治生态还不像欧洲那边腐朽到了根底吗?哎,这也不是该我这个层级的屁民该关心的事……」

  此时奈良某深山……

  不要啊!大师,饶了我吧,我们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!!

            灵王符咒——土御一方

  塌陷的山路埋葬着投身妖魔血脉的忍者,打扮猥琐的和尚跨上不远处的机车,不想再聆听堕落者的自辩……缺乏觉悟啊,不管是选择狭隘的、自我满足的正义也好,还是立志颠覆建制、满足一己之私也罢。事后求饶……太难看了吧。
  我是老了,所以才够经验钓出这些潜藏的阿猫阿狗,不是吗?

  然而,我又何尝不是被钓了呢?

  老头浑浊了十年的双眼从未如此清晰过,山路上走来的身影压迫感强若百鬼夜行……

  「不在你主持的佛门阵法里,你这秃驴和本宫会是谁比较强呢?五十年的潇洒和意气风发,还会重现吗?」

  玉藻前……

  是的,妖物的寿命和巅峰实力都比人类长出太多……只是随着工业化污染灵气,这些生物越来越少就是了。

  「你知道人和妖物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?」

  干咳两记,弥勒的语气是仿若生命尽头的严肃。

  「你不会又要说传承了吧?就像你师兄死前对你说的那样……」

  「不,是逃跑啊!」

  唵末儞末。儞萨罗莎叱诃释迦牟尼中心佛心咒念动,老僧的身形为万千佛光护佑,闪了九尾妖狐一脸后一苇渡江、不知所踪。

  马鹿,被耍了!

  虽说接受那个组织的邀约……本宫把他拖在这里一个月就行,可不报当年的仇怨……本宫为妖的立场该置之何处呢?

  毛绒的妖尾直立向天,群鸟纷飞,不敢久居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